枯水期来临:比特币矿主要么关机要么搬迁 三大矿机巨头上市路再添阴霾

crawler
crawler 2018-10-12 13:51
0 2
    “枯水期快到了,我们在考虑要不要搬到内蒙古鄂尔多斯。”阿星(化名)最近非常苦恼。
    3个月前,阿星一口气买了3000多台蚂蚁矿机,钻到四川彝族自治区大凉山的某处深山老林里开了一个比特币矿场。
    矿机从深圳空运到攀枝花,再由两辆大卡车跑200多公里的曲折山路运到大凉山里的某个村落,组装挖矿。
    “虽然当时比特币价格跌至低位,不过由于正值丰水期,电费不到3毛,回本周期大概需要250多天,算下来肯定有得赚,现在看来我们是低估了熊市,高估了自己。”与3个月前的信心爆棚相比,此时的阿星内心充满了焦虑,比特币回暖的速度远低于其预期。
    在四川,很多大矿主如今已开始着手将矿场搬迁至内蒙古鄂尔多斯等风电资源丰富的地区,但对于阿星来说,3000多台矿机只能算小矿场,如果要搬迁至内蒙古,四川矿场的设施刚搭建好,两地迁徙、安置等所增加的综合成本非常不划算,而不搬迁,必然要面临枯水期电费上涨。
   (大山深处的比特币矿场 来源:财新网)
    电费的上涨对于矿场主来说是致命的,电费每涨一毛,回本周期就会大幅增加。
    以蚂蚁矿机S9i 14T计算,每台机器(带电源)售价为2900元,当电费为0.3元/度时,回本周期为246天,而当电费为0.4元/度时,回本周期则为336天。
    矿机搬迁取舍之间,阿星陷入纠结。
    更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由于大凉山海拔较高,日照太长,此前矿场没有安装隔热,散热处理地不好,烧坏了不少机器。
    “只能全部停机,重新安装隔热,停机一天就是损失几十万。”阿星大吐苦水,初入矿圈的经验不足,让他吃尽了苦头。
    事实上,阿星只是中国挖矿机行业中小型矿场主的一个缩影。
    去年下半年迄今,在四川、内蒙古、新疆等水电、风电和火电资源丰富的地区,大量的加密货币矿场依发电站而立,正是这些隐藏在西南、西北边远地区的矿场主们养肥了中国三大矿机巨头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
    在往常这个季节,四川等西部地区的河流进入枯水期,有实力的矿场主们要开始准备向北方迁徙了,但今年,情况却不容乐观,绝大部分矿场主们可能撑不过这个冬天。
    矿工、矿场的生存处境每况愈下,而身处整条产业链上游的矿机厂商们的“深冬”才真正开始。
    矿工离场 大规模停机潮来临
    “矿工”世界的竞争远比想象中要残酷,谁的电费高,意味着谁将会成为出局者。
    在这场南北大迁徙过程中,矿场主们需要跟时间赛跑,他们不仅需要在西北等地区找到电费便宜的栖息地,更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大量矿机的拆卸、运输和基础设施搭建,对于已有迁徙经验的老矿场主来说,他们轻车熟路,能够快速找到熟悉冬季矿场的稳定电力供应商。
    但对于大多数今年上半年才入局,没有迁徙经验的新矿场主们而言,运气就没那么好了。
    阿星的另一个四川的https://www.walian.cn/news/7519.html" target="_blank矿场主朋友,近期曾多次探访新疆、内蒙古鄂尔多斯等地区,但是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矿场“栖息地”。
    “之前从没接触过当地负责电力的领导,一来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要那么多电,二来没有关系,跟领导不熟,根本要不到便宜的电价。”阿星转述道,当地的风电厂、火电厂不敢轻易签订供电协议,如果度不过“枯水期”,西部地区80%依靠水电的矿场会选择关机。
    除了廉价电力的竞争,算力的较量同样决定矿工的生死。
    自今年夏天以来,比特币算力已经增长了整整两倍,而算力的增长,意味着挖矿难度的进一步提升,加之当前熊市仍在持续,整个挖矿行业已处于高成本、低回报和长周期的阶段。
    根据神鱼矿池9月初的统计,当前27款主流矿机中,包括比特币的S7、A741矿机、BTM的B3矿机等在内的8款矿机已经达到关机价格。
    所谓关机价格,指的是矿工用矿机挖矿获得的收益还不足以支付挖矿消耗的电费时的币价,也可以理解为挖出某一种币的挖矿成本价。
    如果币价跌破“关机价格”,那么挖矿自然就是会亏损的。此时,就意味着矿场主们要淘旧换新,但并非所有矿场主们都有能力更换新机,因为换新机的成本几乎接近于重新建一个矿场,因此换矿机也是矿场之间的一次大洗牌。
    尤其是当挖矿再也无法提供高额的暴利时,先期投入的矿场主们由于收益低,已投入的资金无法回收,只能选择关停机器、撤出市场,而大量矿工的离场自然又加剧了整个加密货币矿机行业的不景气。
    矿机厂商的寒冬才刚开始
    矿场停机、矿工离场,首当其冲的便是此前赚得盆满钵满的矿机生产厂商。
    也正是嗅觉到了凛冬的危险,目前占据90%以上市场份额的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三大巨头纷纷提交了IPO申请,寻求赴港上市“过冬”。
    但近期从比特大陆终止IPO疑云、嘉楠耘智下调IPO募集资金等一系列事件来看,矿机厂商的上市之路注定不会平坦。
    9月26日晚,比特大陆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营收28.5亿美元,净利润7.43亿美元,但按照其一季度净利润11.4亿美元的财务数据推算,比特大陆今年二季度实际上净亏损4亿美元左右。
    另一方面,在比特大陆第一季度财报中,比特大陆的存货高达12.4亿美元,但在招股书中,截至今年6月底,其仍有近9亿美元硬件设备存货未被消化,这些存货对于比特大陆未来的盈利或将带来不小的减值压力,尤其是比特大陆即将推出新一代矿机产品。
   而嘉楠耘智和亿邦动力虽也未公布其今年第二季度的业绩,但比特大陆主流矿机价格暴跌的趋势来看,二者今年二季度矿机销售收入的数据恐怕也不太好看。
    对于三大矿机巨头而言,挖矿行业的兴衰直接关乎其业绩表现,而挖矿行业的情绪则与数字货币行情走势直接挂钩。
    在当前币市行情低迷的情况下,矿机巨头们试图通过ASIC芯片技术迭代和提升矿机性能来突破瓶颈。今年7月,嘉楠耘智抢先发布7nm的ASIC芯片矿机,而比特大陆和阿瓦隆也相继公布了7nm ASIC规划。
    一位矿机行业人士指出,矿机最核心的两个要素是算力与功耗,而功耗比是一款矿机质量高低最直观的表现,由产能和耗电量两个变量决定,很多时候功耗反而比算力更重要,因为功耗代表电力消耗,而挖矿最大的成本就是电费,这也是当前矿工和矿场主们的核心关注点,“即使算力提升,功耗如果很大的话,那也是没有什么竞争力的”。
    但实际上,比特大陆自从2015年推出S9i矿机至今,尚未推出一款具有颠覆性的产品,一直依靠S9矿机维持着市场,其它包括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在内的矿机厂商虽然也投入了大量的时间、人力和物力进行研发,但真正推出的具有颠覆性的产品同样不多,这也是整个矿机行业所面临的考验。
    数字货币行情何时回暖,仍未可知,但对于当前正处于赴港上市关键期的三大矿机生产巨头而言,矿工离场、矿场关机潮的来临,恐将大大加剧矿机巨头们上市之路的风险。
游客
登录后才可以回帖,登录 或者 注册